3本高水准科幻末世流小说推荐,本本都是精品

时间:2023-12-02 11:55来自:未知

亲爱的书友们大家好,我是抠书大叔,今天给大家推荐几本末日流小说。3本高水准科幻末世流小说。

第一本:《玩转都市》小说简介:入坑指南:

“呵呵,金涛弟弟,这你就说错了吧,老板喊价一万九,我还一万八就定了,主要是他们刚开业不久,生意不大好。而我们也吃不了多少钱的饭,要的是个清净。”

我们正说着,一个中年妇女笑呵呵的走过来:“哦呀,你们这才来呀,下午来了两个警察,说是这里被你们包了,不要让闲杂人进来玩耍的。你们到底是做啥子的?”

佟丽美也笑呵呵的对那老板娘说:“阿姨,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清净的工作,为县里做事情的。以后呀,你可别让亲戚朋友进来玩耍和住宿的哟,我们讲好了的。”

“呵呵,看你又漂亮又会说话的,我们农村人最讲诚信的,保管你们不会被打扰工作的。”老板娘呵呵笑着说。

我被佟丽美带到池塘边一排的那栋平房的房间,里面有笔记本电脑和纸笔,还有几本关于商业的书籍,我随手翻了一下,肯定是在城里的书店刚买的。房间里还有不错的床,看样子是老板娘今天重新铺上去的。

佟丽美就在我隔壁的房间,只是没有电脑,与我那房间一样,有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洗澡。

“金涛,这个房子与另外两幢房子是有距离的,说话做事不会被他们听到,很安静的。”

我向四周看了一眼:“佟姐姐,你的眼光很不错的,老板娘住的房子在院门口,距离我们这里大约十五米,又有树木遮挡,说话声音不高的话,那边是听不到的。”

“你的眼睛很尖,很快把握了这里的布局情况。”佟丽美说。

我说:“以前经常打架,初步学会了观察战场情况,方便逃走,不然会被别人打得爬不起来的。呵呵,佟姐姐,你把资料给我看看,我好思考了。”

“不忙,金涛弟弟,今天好好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明天上午开始工作就是。”

她既然这么说,我也不着急的,你不急,我还是不着急的。

就随意在这个农家乐里转了起来,散步一阵,觉得有些无聊时,想起了怪叔叔的资料。

那可是超出想象的资料,得清净的看一下才好。

········

晚上,我把门关了,开始看怪叔叔的资料。

先从房间里的电脑上网下载那个解码软件,然后用U盘复制到我的电脑里,再将那电脑里的下载内容清除掉。

我把U盘里的资料复制两个文件在电脑里,再运行解码软件读那两个文件。

用自己的电脑看第一个文件时,被里面的内容震惊了。

连忙将这个内容复制到U盘,把电脑里的解码软件和复制内容全部删除,确定删除之后,再把U盘插入接口,直接从U盘打开那个解密文件看了起来。

文件说的是一个发动机原理,可以在一个皮球里工作,让皮球自由悬浮或者飞行。

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是不敢想象的,封闭的皮球内可以没有空气,发动机产生的能量却不会熔化皮球,可以让皮球进行空中悬停,可以达每秒五十米的速度飞行。

如此深奥的制造原理和理论却在文件里模拟出来比较简单。

把一些看似很简单的道理说得很深奥,然后又用简单道理把它说出来。

我认真把这个两万多字的文件和十几幅图看完之后,好像自己已经知道怎么制造那种先进的发动机,掌握了它的基本工作原理了。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明白一点。

就例如飞机的发动机原理就是那样子的。不同的国家研究就是不一样,做出来的东西也是差别很大。

如果我这份资料被军事科学的专家拿去研究,肯定会在短时间内制造出这个神奇的发动机,也会从这个原理中学到更多的知识,在其它方面发展更多的武器。

但是,这绝对不现实。

一个无名之辈突然发现这么多高深的原理,可以制造最最先进的东西,要么被人视为疯子,要么被秘密保护起来,让你见不到天日,进行研究工作,还会说是对什么什么的贡献。

假如要把这个资料送给国家,就例如怪叔叔,他想送给国家这些研究成果,说不定层层审批,早就泄露了秘密,上面根本不会相信一个默默无闻之人的资料。泄露了秘密的资料,会引起更大的麻烦,那么怪叔叔完全可能,成为罪魁祸首。

我想着,再次惊得出了身冷汗,好象明白怪叔叔宁愿把资料送给我,也不泄露出去的原因,不交不去的原因。

即使是我只看到其中的一个文件,就是如此的先进。

而我,绝对不敢拿出去,说出去。

如果我给这个佟秘书说,我有如此先进的一篇论文。

她可能一字不差的向上汇报,而上面马上会发现这个东西太好了,必定追查这个出处,那么我可能真的会被秘密拘押,或者上面为了独吞这个资料,我马上回成为牺牲品。

原来怪叔叔叔说的分开研究,简化设计出东西是有很深的见解的,可能他研究和发现的东西太多,没有时间来分化研究这些东西,让这些理论和研究变成人民需要的东西,为人民服务,为钞票服务。

既然我得到这个东西了,就得妥善而秘密的研究它,做几样别人没有的东西,好好赚点钱。只是这个过程得把握好。

这是值得思考的,也许会改变我的一生,就因为这些资料。

敲门声响起。

我马上拔掉U盘,立即打开原来保存到我的电脑里那部小说。

再去开门。

“金涛,还没有休息呀?”佟丽美站在门口微笑着。

“请进。”

她进来就很随意的坐在了电脑面前,看起我打开的小说。

“呵呵,我还以为你在复习呢,原来躲在屋里看小说,呵呵,真有你的。”她微笑道。

“嘿嘿,你不知道,从小说中学到许多东西,至少天马行空的思维就对工作有好处,不能够死搬硬套的进行工作,那样会落入俗套。”我随意笑了笑。

“不对。”她微笑的看着我,鼻翼轻轻呼吸了两下。

“你身上有股汗味,房间里很凉快的呀。”佟丽美微笑着说。

这个女人,鼻子比狗还灵。

“不好意思,刚才看了点黄—色小说,有点发热而已。”我装着难堪的说。

“呵呵,你好坏,真是人小鬼大。我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就是。”

第二本:《末世掠美记》小说简介:入坑指南:

满满的两个大酒桶很快被送了上来,这么大的酒桶,小开还是初次见,两米高,一米半直径的大酒桶,塞两三个人进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喝!”冷冷地看了小开一眼,铁腕老大大声说道。他自己以身作则,率先走了上去,拼起一身神力,竟然端起那酒桶就直往喉咙里倒!

瀑布般的烈酒直冲了进他的喉咙,多余的酒液从口角溢出,顿时湿透了他的上半身,只听见咕咕直响,一时间也不知道被灌了多少下去。

“喝就喝!”既然来到这里,也没什么好退缩的了,于是小开也上前,有样学样地抱住那酒桶,大吼了声“起”!

庞大的酒桶应声而起,小开也不多言,仰头就灌!

“好!”铁腕老大砰地放下了酒桶,大声吼道,随即又狞笑起来:“不过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啊?”

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喝酒,小开一时也顾不上回答,直到自己喝了个痛快,浑身上下几乎都被烈酒淋透后,才轰然放下酒桶。

他此时兴致极高,同样大喊道:“不管是什么酒,今天小开我既然敢来了,就不会怕你!”

“好小子!”铁腕老大不怒反笑:“有种!有种!断头酒都喝的这么开心!”

“断头酒?”小开一愣。

“不错……”铁腕老大将酒桶一扔,哈哈大笑道:“我们当年星际海盗的规矩!喝了这酒,不是断你的头,就是断我的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臭小子,你命到头了!”

他也不多话,整个人下山猛虎一样扑了过来,一拳砸向小开!整个动作迅猛无比,真的是比闪电还快。

轩辕枫领教过这铁腕老大拳头的厉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停的狂喊道:“老大,快退啊,快躲!”

不过,这铁腕老大出拳的动作实在太快,恐怕比声音还快上几分,换了轩辕枫自己也知道,这重重的一拳,是很难避开了。

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顿时传来……

“老大,你没事吧?”

交战双方的动作实在太快,就连号称格斗天才的轩辕枫也因为经验所限,眼睛只能捕捉到他们动作的一小部分。这回没看清动作,只听见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整颗心一下子又从嗓子眼里几乎蹦到了嘴巴外面来。看铁腕老大的拳势如此之猛,要是被打中了,那被击中的地方多半要骨折……

幸好他定睛一看,却发现原来小开机灵,整个人躲在偌大的酒桶后面,先用酒桶格挡,然后再用左手接拳,竟然是气定神闲地轻松接住了这拳,破碎的只是那个大酒桶。

“好!”轩辕枫忘声大喊,心中对小开的信心无形中又高上几分!

周围围观的所谓星际暴走军团那些成员们,则是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头一次见到副家主大人如此全力出拳,更是头一次看见,如此全力出拳的副家主大人,竟然被人给轻松挡了下来!

“嘿嘿,老头,你说得比打雷还响,真正的实力,却也不过如此嘛!”挡住了铁腕老大一拳的小开看起来无比轻松,还有余暇调侃对手:“跟你打我可是一点都不怕,不过我们先说好,一时三刻,要是你打不赢小开我,可一定要乖乖把我的弟兄们都放出来!不能耍赖!”

他表面说得轻松,心底却在为自己已经麻木的左手暗自叫苦,这铁腕老大的拳头还真是猛啊,已经用酒桶卸去了最少三四成力量,竟然还有这等威力。从纯出力方面来看,怕是和c级别下位的变异兽有的一搏了!

真猛,恐怕星际拳王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实力啊!难怪三两下就把我最强的格斗天才跟班轩辕枫给收拾了,果然不同凡响,不同凡响。

他嘴上说得轻松,实际是在争取时间让麻木的左手休息,恢复战力。

小开同时在心中下了决定,跟这样的对手对打,只能游斗,就像最开始和那头变异兽钛魔战斗时一样。

见小开能轻松挡住自己这拳,铁腕老大心底惊异,口中也不禁大大地赞了声好!可是他想起小开身手这么好,人品却如此不堪,心底顿时更为愤怒。

要知道铁腕老大当年当海盗的时候,也是出了名的义贼啊!不为钱,全为劫富济贫去当星际海盗的!

他和普通星际海盗为人处事的地方相差远了去了,不但不心狠手辣,运气不好,遇见贫穷的被抢对象时,铁腕老大还经常自己慷慨解囊,最后弄得自己那个海盗团体,成了宇宙间最闻名,也是最贫穷的环宇宙性慈善团体。

当星际海盗能当成这样,自有宇宙历史以来,恐怕也只有对心狠手辣的敌人如冬天般寒冷,对老幼妇孺等需要帮助的人如同春天般温暖的铁腕老大老安可一个了。

也正是在一次意外中,铁腕老安可无意中救了因为家族内部叛乱,流落天涯的南涯夏家家主夫人及女儿,最后才与前任南涯夏家家主大人结为了异姓兄弟,为他金盆洗手,不做星际海盗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反倒成为了南涯夏家的摄政副家主大人,埋下了伏笔。

所以大家也可以猜想出来了,铁腕老大这种性格的人,最最讨厌的,就是小开这种明明很有本事,却连半点爱心都没有,习惯性见死不救的家伙!

铁腕老大根本不跟小开废话,抡起脸盆大小的拳头,又是一拳砸了过去,顺便怒吼着说道:“臭小子,你放心,只要今天你能赢了我铁腕老大,你的弟兄朋友,我保证一个不漏地把他们全放回去,前提是你能把我做掉!”

小开一边如同兔子一般胡乱蹦跳闪避,一边大声喊道:“一言为定!”

铁腕老大出拳如风,空中顿时幻出数十道连绵不绝的拳影,如同高山大渊般朝小开压了过去,同时怒吼道:“驷马难追!放心,我可不会像你这个喜欢骗人,又心黑的小子一样,铁腕老大言出必行!”

小开蹦得如同一颗安了弹簧的铜豌豆般灵活,一眨眼又从铁腕老大的重重拳山中闪出,同时高喊道:“你这话说得不对!我小开老大义薄云天,心地纯良,讲诚信、讲信义!从来不骗人,怎么心黑了?老头,我们打归打,你可不能借机造谣,来影响我在跟班们面前光辉而又伟大的形象!”

旁边的轩辕枫也是大喊:“没错,死老头子!我们老大不知道多讲义气!当然,以前我曾经觉得他不是很讲义气,偶尔也会骗骗我们这些跟班来开玩笑。”

听见这话,小开回头瞪了轩辕枫一眼。

轩辕枫忙继续道:“但是,经过今天这次事情后,我轩辕枫觉得,小开老大,简直就是天下最讲义气的老大了,除了小开老大,天底下哪里还会有别人,能为了我们这帮不成器的家伙,豁出性命来这里相救?”

“要知道,自从成了老大的跟班,我们根本没有为老大帮上什么手,反倒经常给老大惹麻烦!就在老大和那个石公子机甲比试的时候,我还曾经想过要是老大输了,我就立刻跑路!没想到,没想到,老大今天竟然会这样对我们!”

说到这里,轩辕枫眼睛都红了,显然是动了真情!

“所以,小开老大啊,今天之后,你就是我轩辕枫真正的老大了!无论如何,生死不弃!”这个脸上有疤的少年老大,这回却是将心底的真心话讲出来,说出来后,又觉得很是靦腆,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画蛇添足地解释道:“对了,那个,效忠的前提可是老大你一定要把泡妹子秘笈传给我才行。”

小开听了,心底也初次有点热热的感觉,初次觉得自己这次没有舍弃跟班们跑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值得的啊!

嘴角带着笑意,小开一边安逸地躲闪着铁腕老大虎虎生风的铁拳,一边开心地说道:“老头,你看到了,我说得没错吧,我小开,可是天底下第一讲义气的老大,如果你收回刚才那些污蔑我的言语,我还能考虑留你一条全尸啊!”

铁腕老大被气得脑门上青筋乱跳,一时拳法都凌乱了不少,当下尽全力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才压制下体内被气得乱窜的力量,大吼道:“放屁,放屁!你这个臭小子,你还义薄云天?你还心地纯良?你还好意思说你讲信义?”

第三本:《渊海腾澜》小说简介:入坑指南:

“七万骑兵哪,可不是一口气就能吹走的,她现在是一会儿担心十一师团没到那兀河边就被腾赫烈军追上了,一会儿又担心咱们不能顺利与师团主力会合及时赶上腾赫烈军,一会儿又怕十一师团撑不住先被腾赫烈军消灭了,再转身回攻白鸥师团。嘿嘿,四万对七万,这可是高难度动作,时机得把握得恰到好处才有希望赢。”

珀兰皱眉问道:“你既然知道,可有什么好法子帮帮她?”

张凤翼撇嘴咯咯笑道:“咱们赌注已经押上了,腾赫烈军也跟进了,输赢一翻两瞪眼,没翻牌之前只有心里煎熬着,这种事谁也帮不了,最好自己别知道内情,一知道难免跟着担惊受怕。”

珀兰轻咬着嘴唇道:“可不是,你这一说我也担心起来了。我们师团长才那么年轻,就要承受那么大的压力。”

“嗨,管她干什么,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你该担心咱们俩,那兀河边肯定要血流成河,说不定你我都过不了这道坎。”张凤翼注视着她道:“咱们得为自己想想,不是吗?”

珀兰紧张起来,盯着他道:“你指的是什么意思?咱们可都是帝国军人,我是宁死也不会当逃兵的。”

“是吗?”张凤翼手抚着下巴不置可否地道。

“是的,”珀兰肯定地补充道:“我们瑟曼家族的先祖曾追随查克诺雷斯大帝创立汉拓威帝国,历代先祖中册封了数不清的帝国骑士,阿尔弗雷德一世曾称赞先祖勃伯巴罗公爵“生为栋梁、死为国殇”,我虽是女子,也不能让父兄丢脸,大敌当前,唯死而已。”

张凤翼盯着她的脸研究了半天,最后摇头笑道:“瞧把你紧张的,我说过要当逃兵了吗?呵呵,你们都是被皇帝册封过的贵族骑士,不能做出有损荣誉的事来,我们是平民,除了缴税,没被任何贵族老爷给过什么好脸色,自然不会有什么荣誉感,自然会做出临阵脱逃的事来。珀兰小姐是这意思吗?”

珀兰歉意地喊道:“喂,你别乱冤枉人,你知道我没这个意思。”

张凤翼突然抓住了她的小手,珀兰一惊,想挣脱。

张凤翼涎着脸嘻嘻笑道:“珀兰小姐,你要是不让我握着你的小手,就是看不起我们平民。”

珀兰只好停止挣脱,任他把纤手握在掌中,不过却感到心慌起来了,生怕被人看见,红晕开始在脸颊升起。

两人又走了几步,珀兰极力想说点什么以分散这种别扭的感觉,“那你说要为自己想想是什么意思?”

张凤翼握着珀兰纤滑的小手,闭着眼陶醉地说道:“就是这意思,咱们不幸生为战争时期的军人,有今天没明天的,自然要把握机会及时行乐了。总不能在世间活了一回,还没有抚摸过珀兰小姐的玉手吧!”

张凤翼宽大的手掌传出丝丝温热,珀兰感到一种微醺的陶醉,她低下头涩涩地笑道:“你不是已经握着了吗?心里总该满意了吧!”

张凤翼满足地叹道:“虽然我已握着珀兰小姐的玉手,可还没揽着珀兰小姐的腰肢呢!”说着身子一滑,胳膊从珀兰的胁间向腰肢环进。

珀兰顺势腰肢拧转,右手变拳、肘尖向后,侧身挥肘后撞,肘尖结结实实地顶在了张凤翼的胃部,张凤翼“哎哟”一声捂着肚子坐倒在草地上,牛皮水袋散落一地。

珀兰双手叉腰看着他,眼睛中闪动着得意的笑意。她走近他,把手递给他道:“撞痛了吗?来,我拉你起来。”

张凤翼痛得龇牙咧嘴直抽凉气,并不去接她的手掌,没好气地大声道:“小姐,这已经是第二回了,不愿意也不必动粗呀!”

珀兰盈盈笑道:“我也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使某些不怀好意的人无法得寸进尺。你倒是起不起来,不起来我可走了啊!”说着收手转身欲走。

张凤翼躺在草地上气哼哼地叫道:“喂,谁说不起来了,我是痛得动不了了,快拉我一把。”

珀兰转过身来,探身递过手臂,甜笑着柔声哄着他道:“快起来吧,别闹了,男子汉躺在地上装痛会让人笑话的。”

正说着,她发现张凤翼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

珀兰警惕地后退一步,咬着嘴唇嗔道:“你要敢使诈把我拉倒,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张凤翼知道花招被看破,伸出手嬉笑道:“真是天大的冤枉,我现在痛得都动不了了,哪还有力气使诈?”

珀兰不相信地抿唇笑着,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张凤翼拍了拍沾在身上的草叶,跟上前行的珀兰,一把又攥住珀兰的小手,珀兰挣了挣,没有挣开,只有瞪了张凤翼一眼,任他握着了,两个人说笑地向水泉边走去。

他们都没发觉,身后远处的高坡上,梅亚迪丝正领着五六个亲兵勘察附近的地形,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

“师团长,你看,那不是珀兰队长吗,那个和她在一起的人是谁?”远方的高坡上,突然有一个女兵发现了珀兰与张凤翼。

“咦?该不会是那个仆兵吧,真不可思议,他俩在偷偷约会吗?好亲密的样子。”

“哇!真的耶!就是那个得罪了咱们师团长的男人。这怎么可能?是不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怎么不可能?那男孩其实蛮帅的,就是有点嬉皮,这也正好调和一下咱们珀兰队长的严肃劲儿。”

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一群女孩兴奋起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梅亚迪丝绷着脸斥道:“取水有什么好看的?你们不要这么鸡婆好不好?”

几个女兵相互吐了吐舌头,马上停止了喧闹。

张凤翼把一堆牛皮水袋卸到地上,揉着肩头大声叹道:“好沉呀,可把我累死了。”

姬雅两手抱肩眯着眼瞅着他,张凤翼不解地道:“怎么了,我脸上又没长花,干嘛这样看着我?”

“少叫苦了,这么长时间三趟水也该拎回来了。”姬雅突然双手叉腰,一副要发作的样子,“你知道吗?我们师团长刚来过,你跑到外面躲懒去了,师团长倒把我训了一顿。”

“有这事?这也太没道理了,”张凤翼义愤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姬雅姐姐,下回让她冲着我来──”

“行了行了,少充大丈夫了。”姬雅撇嘴不满地道:“我的仆兵大人──师团长恨的是你,只有把你弄的不如意,她心里才畅快,所以拜托你老实点,做仆兵得有个仆兵的样子才行,你这样欢蹦乱跳、趾高气扬的,不单你会倒霉,我也会被你拖累死的。”

“姬雅姐姐,这话真把人冤枉死,我都混到这份儿上了,这里连匹马都能使唤我,我又能对谁趾高气扬?”张凤翼一脸冤屈。

姬雅一时还真想不起什么把柄,只有瞪眼,“别狡辩,反正我说有就是有!”她顿了一下,又放缓语气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其中的关键是你的态度,师团长生你的气也是为了这个,你得装作饱受折磨,身心疲惫,愿意向师团长认输服软才行。可现在你虽然把活都干了,却显出一副小事一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表情,这就是嚣张,这就是挑战上级,这可不是做仆兵的样子,会有更大的麻烦等着你的,同时你也会连累我的。”

“哦,是吗?”张凤翼站在那里怔怔地道:“姬雅姐姐,你说的这些太难了,我怕我一时半会儿是学不会了,有麻烦也是没办法的事。”

姬雅瞪大眼睛打量着他,彷彿从来不曾认识过他,接着她看着他点头发笑道:“好、好,我原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的,看来我想错了。好吧,现在该是喂马的时候,这里被腾赫烈军当过宿营地,附近的好草都被啃得差不多了,你得把战马往远一点儿带。”

“不过马上就要吃晚饭了,吃完饭再喂行吗?”

“难道你不知道“战马是骑兵的生命”的道理吗?马儿没有喂饱,你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吃饭!”姬雅板着脸公事公办地斥道。

张凤翼无奈地笑道:“姬雅姐姐,这意思是说晚饭没我的份了?”

“这是师团长特别吩咐的差事,本来我还想通融一下,让事情有点人情味儿,可显然你并不需要。”

“好吧,我明白了。”张凤翼没再说什么,站起身向马群走去。

穹庐如盖,四野茫茫,晚风过处,茂草起伏如波,太阳已沉入西天,天空还很明亮,这是黑幕降临前的片刻时光。一百多匹卸了鞍的战马边走边行,欢快地啃吃着草叶。张凤翼策马甩着长鞭前后引导着马群,不时地把贪啃草叶出队的马匹赶回马群。在一片肥盛的草地上,马群停了下来。

张凤翼一撑鞍座,翻身跳下马,从马背上取下角弓与箭壶背在身上,他突然挥舞着长弓冲着营地方向仰头大声喊道:“走着瞧吧!你们这些狂妄自大的丫头片子,终有一天要你们知道本少爷的厉害!”

他显然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又挥臂喊道:“大爷不过是不与你们这群小女人计较,要是把我惹恼了,我带着所有的战马儿离开这里,让你们在阔连海子里好好减减肥。”

张凤翼等了好半天,没有任何猎物出现,四周静得出奇,彷彿能听到马儿咀嚼青草的声音,他泄气地坐倒在草地上,心道难道自己运气坏得连野兔都闻到了霉味?正在自叹倒霉的当儿,头顶传来呦呦的鸣叫,一群大雁呈“人”字形队列从头顶飞过。他当即来了精神,站起身来,举弓仰瞄……

张凤翼还不知道,在距离他一帕拉桑远的地方,一支近千人的马队正向他们的营地行来。

队伍前方三人纵马并骑,一侧的骑士对居中的骑士道:“大人,天黑前咱们一定可以赶到昨天的宿营地。”

居中的骑士捋须道:“不急,这些天为了追汉拓威军,没日没夜的行军,如今离了大部队,一切都是咱们说了算,再不能亏待自己了……”正说着,仰头看到一枝羽箭从侧前方升起,流星般刺向天空,直奔展翅南飞的雁群,可惜未中目标,距雁群很远没入云中。

旁边的骑士也看见了,几个人勒马站住,后面的长队停了下来。

左边的骑士警惕地道:“长官,前面有人!”

另一侧的骑手不屑地嗤笑道:“这么差劲的箭法射这么远的目标,这个人一定是打不到猎物饿红眼了。”

“哦?”居中的骑士道:“穆拉比,这么说你能射中那么高的雁儿了?”

穆拉比脸红了,讪讪地道:“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在弓箭射程之外,再加上风力影响,射不中也是常理,我笑的是那人射出的箭偏离目标也太远了,我虽射不中,起码要比这人强些吧!”

居中的骑士凝眉注视着前方笑道:“穆拉比,你看走眼了,单看那箭飞出的力道,就知不是一般的臂力,那一箭本来就不是瞄准雁群的,他是在测试空中的风速与雁儿飞行的距离偏差。等着看吧,下一枝箭才是正戏。”

他正说着,五枝羽箭衔头追尾一条线般划过天空,虽然雁群离地面极高,风力又把羽箭吹偏了方向,还是有一只大雁连中两箭,哀鸣着扇动翅膀像断线的风筝般从空中飘落。

骑手们都没有作声,每个人的呼吸都重浊了。

为首的骑士沉声道:“汉拓威军的部队与咱们的部队几天前刚从这里经过,这附近绝不会再有牧民了,射箭的人只能是汉拓威军的斥候兵。”

穆拉比“铮”的拔出斩马刀,沉着脸道:“交给我去收拾吧!”

“这人十分扎手,你多带些人去,别急着动手,等天黑了,再悄悄潜到他身边下手,最好捉活的审问一下,一定不要让他有机会放箭。”为首的那人接着又道:“前面就是宿营地,我们在那里等你。”

“是!”穆拉比应道,一勒马缰,举刀向身后一挥,“第九标队,跟我来。”

十几匹战马随着他向射箭的方面驰去……

穆拉比他们走后,这支部队直向着前日的宿营地行去,还没走出半帕拉桑,骑手们就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炊烟味儿,他们立刻停止了行军。


参考资料